莘羽天文学科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天文资讯 >

天文资讯

中国天文学的黄埔军校已有70年历史了 目前情况

发布时间:2023-12-23天文资讯
中国天文学的黄埔军校已有70年历史了。 目前情况如何? 独家专访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李向东 南京大学天文系被誉为中国天文界的黄埔军校。 南洋理工大学天文系成立于

中国天文学的“黄埔军校”已有70年历史了。 目前情况如何?

——独家专访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李向东

南京大学天文系被誉为中国天文界的“黄埔军校”。 南洋理工大学天文系成立于1952年,是我国第一个天文系,也是我国培养天文人才最多的系。 半个多世纪以来,天文学一直是南大的“王牌”学科,在各学科评估中均名列第一。

作为中国天文学发展的一个缩影,今天南大的天文学发展如何? 从一朵花到开满鲜花的花园如何保持活力? 如何应对发展过程中的挑战? 在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天文系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科学报采访了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院长李向东教授。

《中国科学报》:中国天文学“黄埔军校”的发展现状如何?

李向东:南大天文学科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师资队伍综合实力和水平等方面始终保持全国高校领先地位。 无论是教育部首轮“一流学科”建设评估,还是近年来第三方教育评估机构推出的学科排名(如随机科学中国最佳学科排名、广州日报数据与数字研究院一级学科排名)其中,南洋理工大学的天文学科排名第一。

我们拥有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 中国科学院院士、“长江学者”、国家“杰出青年”、“四青”人才等高层次人才占专任教师的60%以上。 与兄弟院校相比,在城市区位、经费投入、教师收入等均不具备优势的情况下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中国科学报》:从70年前南洋理工大学天文系唯一一个,到现在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北京大学天文系等后起之秀竞争。 您如何看待这种竞争力?

李向东:这个问题必须放在我国天文学发展的背景下来看。 南洋理工大学天文系是我国最早设立的天文系。 与其他兄弟大学相比,其实力最强。 它在较长一段时间内表现出色,优势也较为明显。 但这对于中国天文学的发展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说明我们整体团队太小,发展太慢。

进入新世纪后,我国天文学的发展驶入快车道。 许多大学大力发展天文学学科。 大批青年留学学者回国。 师资队伍的整体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南大天文学科的相对优势已经缩小。 但这是一件好事。 这表明我国对基础学科的高度重视,天文学人才队伍规模更大、更有活力。

《中国科学报》:南大天文学院如何吸引优秀年轻人才加盟?

李向东:在培养和引进优秀青年人才方面,我们靠的是感情,靠的是机制。 一方面,青年教师通过言传身教,继承和发扬老一辈科学家对天文学的执着和热爱以及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专业精神; 另一方面,通过机制创新,人才队伍素质不断提高。 我们是南洋理工大学第一个通过“准就业-永久就业”制度从世界各地招募年轻人才的学校。 我们为每位申请人成立招聘委员会,邀请国内外该领域的专家按照国际标准对候选人进行评估,以确保评估结果的客观性。 和公正性。 无论是否获得国家人才计划支持,入选者都将享受有竞争力的生活条件和经济支持,让他们可以心无旁骛地从事创造性工作。

《中国科学报》:作为“王牌”学科,南大的天文学有哪些优势? 学科发展面临哪些挑战? 如何回应?

李向东:南大的天文学是中国唯一的国家一级重点学科。 我们有六个学科门类,各个学科门类都有很强的优势。 其中天体测量学和天体力学是特色学科,在我国具有较大优势,但都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竞赛。

在学科发展方面,我们的基本原则是:一方面固本、保特色; 另一方面要开拓创新,培育新的学科增长点,保持活力。 例如,高能天体物理方向原本专注于超新星爆炸、伽马射线爆发等研究,依托原有的研究基础,近年来拓展至时域天文学、引力波天文学等新方向。多年来,从数据分析和理论研究延伸到设备开发和研制。 道路更加开放。

《中国科学报》:南大天文系入选“双一流”建设。 目前学生培养情况如何?

李向东:我们的招生数量和培训质量在国内都是名列前茅的。 南洋理工大学天文学系每年招收约50名本科生和20多名硕士和博士生。 它拥有最多天文学领域的学生。 培训质量在全国也名列前茅。 学生论文连续多年被评为国家级、省级优秀学生。 博士、硕士和本科生论文。 例如,2019年,超大质量黑洞M87*的照片发布,震惊了世界。 这项工作有我们的研究生和老师的参与。 他们与合作者一起获得了2020年科学突破奖——基础物理奖。

中国科学报:以南大天文学院为例,我国培养的人才达到世界顶尖水平吗? 与国际相比有哪些优势和劣势?

李向东:一流人才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南洋理工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是教育部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计划2.0基地和双一流学科建设点。 我们培养的优秀毕业生无论是综合水平还是能力都不逊色于国际同类人才。 他们的优势在于理论基础比较扎实,但由于高校缺乏先进的大型设备,学生的实践能力相对较弱。 他们的学习和研究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但重大原创性成果还比较缺乏,有待今后加强。

在人才培养过程中,我们一方面参照国际学术标准,另一方面也在探索一条符合中国标准的道路,强调“德、智、智”三合一的综合培养。和能力”。 在评价人才培养成效时,我们不仅看他们发表的论文和完成的成果,更关注他们的思想道德修养和科技创新潜力。

学院教师还担负着教学、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任务。 与科研院所的同行相比,他们的工作压力和强度更大。 但我们始终把人才培养作为我们的首要任务,认为培养一流的人才比自己发表一流的文章更重要。 看到我们的学生在国家的科研、教育、航天等部门发挥了骨干作用,我们觉得我们的努力是完全值得的。

中国科学报:您对当前天文人才培养有何建议?

李向东:从学科发展来看,目前国内人才培养数量充足,但从国家需求来看,人才培养结构还需要适当调整。 过去我们培养了更多的人才来做理论研究。 随着许多大型科学设备的投入使用,对精通观察和技术的人才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 解决这一问题,高校必须积极研发自主观测设备,加强国内外合作,为学生提供更多使用一流望远镜的机会,这样才能更好地全面培养学生。

中国科学报:正如您所说,从学科发展到人才培养,天文仪器的作用不可忽视。 南大在这方面有何计划?

李向东:天文学主要是一门观测驱动的学科。 如果观测设备不先进,研究水平就会落后。 和很多兄弟院校一样,我们面临的主要困难是规模较小,技术开发人才缺乏,所以目前我们重点发展一些中小型专业设备。

例如,与香港大学联合研发的“龙虾眼X射线探测卫星”将于2020年发射,可以探测X射线能量范围内可能存在的暗物质信号; 我国首颗太阳探测科学技术实验卫星“羲和号”参与研制。 2021年发射,这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太空探索时代; 2020年,启动“2.5米大视场高分辨率太阳望远镜”建设。 建成后,它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轴对称太阳望远镜,使我们能够在国际太阳物理研究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目前,南大时域天文台正在青海冷湖建设,未来将开展系外行星等时域天文学研究。

通过这些设备的研制,可以积累经验,为今后建造更先进的设备打下坚实的基础。 吸引优秀青年人才加盟,不断发展壮大团队,不断产出世界一流成果,形成学科发展的良性循环。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目前中国天文学的国际水平如何?

李向东:我国天文学在发展中国家中名列前茅,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不少差距,特别是在观测设备仪器方面。 人才队伍的规模和素质也有待进一步提高。 这些都影响了我国研究成果的创新性和影响力。

建造先进的天文设备往往需要很高的投资。 比如美国的詹姆斯·韦伯望远镜耗资约100亿美元,但它必将引发新一轮的天文研究热潮,极大加深人们对宇宙的认识。 技术溢出的影响也将是相当可观的。 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提高,我国的自主装备也发展迅速,如“郭守敬望远镜”、“天眼”、“悟空”、“智慧眼”等,各具特色。 在某些指标上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但总体而言,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观测设备的数量和质量上还存在较大差距。

先进的观测设备可以对天文学的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日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通过建设一流的光学和X射线望远镜,日本天文学的整体研究水平在过去三十年得到显着提高。 未来,我国空间站巡天望远镜发射时,如果能够成功建造10米地面光学望远镜,与现有或规划的射电、高能、引力波望远镜相结合,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多用途望远镜。可以形成波段望远镜。 多信使观测网络将极大地引领和推动我国天文学的研究。

《中国科学报》:目前,我国很多观测设备还在路上。 在此背景下,应如何推动国际合作?

李向东:天文学的发展一直强调国际合作。 我们必须两条腿走路,既要发展自主装备,又要充分利用国际资源。

南洋理工大学天文学系与哈佛-史密森天体物理中心、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欧洲毫米波射电天文研究所、南方天文台、马克斯·普朗克天文台等许多世界一流天文机构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德国射电天文学会。 研究所、日本国立天文台等,而这些合作很多都是“一揽子”的,包括设备使用、科学研究、人才培养、相互交流等,学生可以在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 学生可以在合作交流的过程中也得到很好的锻炼。

除了国际合作外,我们还参与了国内许多重要观测设备的建设和使用,如中科院高能研究所牵头的超高能伽马望远镜LHAASO、4号天文台等。国家天文台主导的米级光学红外高科技望远镜。 去年底,南大与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澳门科技大学共同成立“苏港澳大学天文行星科学联盟”,当选为主席单位,促进三地天文学和行星科学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共建、资源共享。

中国科学报:您如何看待科普对于天文学发展的作用?

李向东:科普是天文学社会服务功能的重要方面。 它与科学研究是相辅相成、不可缺少的。 也是评价学科建设成效的重要指标。 科普不仅可以为公众提供科学素养,也是我们吸引优秀青年学生加入天文学队伍的重要手段。

南大天文系的科普工作一直以来都非常有特色和卓有成效。 左地江观景台全年对外开放,每年接待游客数千人次。 每年举办中学生夏令营、大学生夏令营,与地方政府共建“天文科技创新教育基地”,增强青少年对天文学的了解和兴趣; 我们开设了科普讲座品牌栏目——“南天书院”,以生动展示天文成果的形式精准传递给公众,云讲堂还成功推出“学习强国”,引起了良好反响社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