莘羽天文学科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科研进展 >

科研进展

十几万读葡萄牙硕士课程学生却拿不到毕业证

发布时间:2024-02-11科研进展
十几万读葡萄牙硕士课程,学生却拿不到毕业证 在家上网课就能拿里斯本大学学院的硕士学位,还有中留服的学历认证,且对英语水平没有要求近日,多名消费者向澎湃质量观投诉平台

十几万读葡萄牙硕士课程,学生却拿不到毕业证

 

在家上网课就能拿“里斯本大学学院”的硕士学位,还有中留服的学历认证,且对英语水平没有要求……近日,多名消费者向澎湃质量观投诉平台(https://tousu.thepaper.cn)爆料称,遭遇留学中介虚假宣传,缴纳十几万元学费、上网课一年后,不仅没有拿到硕士学位,甚至没有一张纸质版的毕业证。

录取通知书第二页显示该项目为“非学位课程”。

“后来才知道录取通知书的第二页上写着‘非学位课程’,但留学中介只发给我们第一页,故意误导我们。”爆料人邵婷(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共有60名学员报读了里斯本大学学院一年制管理学硕士项目,缴纳的服务费和学费从15万元至23万元不等,“目前大家都在维权,但留学中介拒绝退费”。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上述项目的实际代理方是成都科仕捷出国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科仕捷”)。负责人吴思峰表示,没有欺骗学生,而是由于政策变动,取得毕业证和的条件发生变化,“现在再缴纳5000欧元,出国完成一个研讨会和毕业答辩,可以拿到毕业证和”。

为何录取通知书上写着“非学位课程”?学生最终能否拿到受国内认可的硕士学位?吴思峰并未答复。

据了解,目前,部分学生已向法院起诉,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交了16万服务费,学完却拿不到毕业证

邵婷已毕业工作多年,但一直想通过学习再提升一下自己。2021年10月,她在网上找到了由深圳诺达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运营的出国留学信息网站,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后,一名自称是深圳西合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西合教育”)的老师,联系了她。

“她听说了我的诉求后,给我推荐了‘里斯本大学学院’一年制管理学硕士的项目,还说这个课程已经存在很久了,现在疫情期间(2021年),在线上完成学业就可以拿到硕士学位和中留服学历认证。”邵婷说,这个项目时间短,而且是线上上课,无需辞职出国就能提升学历,很符合自己的需求。

于是,邵婷向深圳西合教育缴纳了2000元的报名服务费和10000元的学费首付款,双方签订了《留学信息咨询服务协议》。2021年11月5日,她收到了里斯本大学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按照协议规定,邵婷再次缴纳了148000元的学费,前后共缴纳了16万元。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他们让我加了成都科仕捷的一位老师,说之后的管理和上课都是这个老师负责。”邵婷说,2021年11月初如期开课后,成都科仕捷的老师曾再次向她承诺,疫情期间该项目采取网课的形式教学,最后通过考试即可获得毕业证和硕士学位。

邵婷报读的课程为期8个月。2022年7月,课程全部结课,邵婷顺利通过了线上考试。

结课后,邵婷一直向成都科仕捷的老师询问毕业证发放日期,但对方以毕业证有问题需要修改为由,迟迟未发放。直到2022年11月,邵婷才收到成都科仕捷发来的电子版毕业证,“但老师说这个毕业证是非正式版本的,还给我们发了一份通知让我们签字,内容是要求我们不能拿这个毕业证前往中留服中心认证,否则认证失败产生的后果由个人自负”。

学员收到的电子版毕业证在中留服认证失败。

2023年2月27日,邵婷曾向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提交电子版毕业证进行认证,收到了《暂不认证通知单》,称邵婷的电子版毕业证不在中心认证的范围内。“工作人员说,我们拿到的是就读非学历教育课程所获得的毕(结)业证书,不属于葡萄牙官方认可的高等教育书。”

中留服认证,又称国外(境外)学历学位认证,是指中国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根据归国留学生提出的申请,为留学回国人员开展的一项留学归国人员学历学位的鉴定认证。未取得中留服认证,意味着该学历学位在中国不受认可。

而在邵婷发来的里斯本大学学院一年制管理学硕士项目宣传手册上,封面不仅写着“一年制管理学硕士”,还特意标注了“中国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

宣传册上称该项目为一年管理学硕士,并且有中留服认证。

录取通知书被截去一页

从前述项目宣传手册上可以看到,该项目的招生要求较低,仅需要专科及以上学历、2年以上工作经验,对英语水平没有要求。

邵婷告诉澎湃新闻,她了解到报名该项目的学生一共分为2个班,共计60名学生。每个人缴纳的服务费和学费从15万元至23万元不等,总涉及金额预估有1200万元。

来自深圳的王先生是目前澎湃新闻了解到的缴纳费用最多的一位学员。王先生介绍,他在2021年11月通过深圳诺达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了解该项目,当时一名深圳博斯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博斯教育”)的老师同样向他承诺,不用出国就能完成学业,且最终能获得中留服认证的硕士书。

和邵婷的路径一样,在缴纳了19.8万元的服务费和学费后,王先生与深圳博斯教育签订了电子版的服务协议,并最终被转交到了成都科仕捷,由成都科仕捷的老师负责后续的课程和管理。

由于王先生长期在国外工作且有时差,成都科仕捷的老师建议他选择公司的“半托服务”,即只需要自己挂着网课,最后参加毕业答辩即可。平时的作业、毕业论文等全部交由公司来完成。最终王先生又花费3.8万元选择了半托服务。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前后花费23.6万元,最终却没有拿到毕业证书和硕士学位。

在事后维权过程中,学生们才知道,该课程项目的主要合作机构为成都科仕捷,但多家留学中介层层转销,学生缴纳费用后,会被统一“转交”给成都科仕捷。而学生们如今遇到的问题是,“科仕捷让我们找交钱报名的机构。报名的机构说他们只是代理,让我们联系科仕捷”。

邵婷说,纸质版毕业证迟迟拿不到,不少学生于是联系到ISCTE里斯本大学学院(ISCTE-Instituto Universitário de Lisboa)。2023年3月,学院为该项目的学生召开了一次线上说明会。

“会上他们说,这个项目是一个非学历课程,这一点在录取通知书的第二页就已经说明了,但留学中介为了欺骗我们,只发给我们录取通知书的第一页,截去了关键内容。”邵婷说,经过沟通,里斯本大学学院表示如果要拿毕业证,需要学生们前往学校参加研讨会和毕业论文答辩,每人再缴纳5000欧元的学费,“但他们也说了,纸质版毕业证也不能保证得到中留服的认证,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学位课程”。

据了解,线上说明会上,里斯本大学学院向学生们发送了完整版的录取通知书,该通知书第二页明确表示:这是一个非学位课程。

留学中介称不存在欺骗

针对上述情况,6月30日,澎湃新闻联系到了深圳西合教育。对方表示,公司只是帮助成都科仕捷宣传、分销该项目,具体是由成都科仕捷来对接校方,“目前校方、留学机构和学生也一直在沟通,我们尊重学生的诉求,但我们也是要听校方的安排,没办法给学生办理退款”。

为何结课后只发电子版毕业证,且无法通过中留服认证?该工作人员称,由于中留服发通知说疫情期间网课认证变困难,学校为了学生能够拿到毕业证,就延长了教学时间。“电子版毕业证只是为了核实个人信息使用的,但学生擅自拿去提交认证了,肯定是不行的。”他表示,延长教学时间后,目前里斯本大学学院要求学生前往葡萄牙完成一个研讨会和毕业答辩,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样才算顺利毕业拿到毕业证。“等学生们出国拿到毕业证后,留学机构会帮助学生们到中留服认证”。

录取通知书明确标注该项目为“非学位课程”,学生出国答辩后是否能拿到硕士书?对此,这位工作人员称自己并不清楚,“录取通知书都是成都科仕捷提供的”。

针对上述工作人员所说的“中留服发通知说疫情期间网课认证变困难”一事,澎湃新闻记者查询相关资料注意到,2021年3月19日,中留服官网发通知称:“对于受疫情影响,选择通过在线方式修读部分或全部课程的留学人员,在满足国境外高校规定的学位授予条件后,其所获得的学位可以获得正常认证。”也就是说,课程如果满足国(境)外高校规定的学位授予条件,是可以在中留服通过认证的。

同日,澎湃新闻联系成都科仕捷负责人吴思峰。他表示,没有欺骗学生,而是由于政策变动,取得毕业证和的条件发生了变化,“本来因为疫情,课程是不用出国的,但后来答辩的时候疫情有所好转,学校要求学生必须出国答辩,这是政策变动带来的,是需要学生配合的。”他称,这是校方的要求,具体费用也是校方加收的,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为何校方发来的两页录取通知书,学生们却只收到了一页?吴思峰称,公司收到的录取通知书也只有一页,“我们也是到2023年3月份开会的时候才知道有2页录取通知书”。

至于录取通知书上写的是“非学位课程”,那么学生出国答辩后,能否保证拿到书且通过中留服认证,他并未答复。

邵婷等人认为,成都科仕捷此前曾承诺不用出国也能完成中留服认证,如今又要求学生再花费5000欧元出国,已经来回折腾了两年多,“而且里斯本大学学院在说明会上也说了,拿到的毕业证不保证通过中留服认证,现在无论是学习时长还是最终结果,都违背了之前签订的留学协议”。

按照此前签署的《留学信息咨询服务协议》,其中“违约责任”中明确规定,如乙方(学生)完全履行协议,按时参加大学组织的教学活动,修完全部学分,学校组织的考试通过,完成学业,未取得相应书,则甲方退还乙方学费和中介服务费用。因此,邵婷等人主张退款。

据了解,目前,邵婷已向法院起诉,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澎湃新闻记者留意到,2021年3月,中国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曾发布通知提醒,称“部分国家的某些高校和中介机构以疫情为借口,不断推出各种在线课程,通过降低录取条件、毕业要求或缩短学习时长等方式,大肆招收我国学生就读,并声称不需出国就可以轻松获得海外文凭。这些行为涉嫌变相售卖文凭,严重侵害了留学人员利益。”提醒学生们保持高度警惕,谨防上当受骗、利益受损。

(原标题:60名学生曝花一二十万读葡萄牙一大学硕士课程,没拿到被认证的毕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