莘羽天文学科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综合资讯 >

综合资讯

叶淑华建立北京时间的女天文学家

发布时间:2024-02-12综合资讯
她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性天文台台长。 她建立和发展了中国综合的世界时间系统,自1963年以来该系统的精度一直保持在国际先进水平。她倡导的基线干扰站为嫦娥一号

她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性天文台台长。 她建立和发展了中国综合的世界时间系统,自1963年以来该系统的精度一直保持在国际先进水平。她倡导的基线干扰站为“嫦娥一号”探月创造了必要条件。 1988年,她当选为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副主席。 1994年,紫金山天文台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颗新发现的小行星。 她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天文学家叶淑华。

三次修改大学志向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山大学招生。 叶淑华的初衷是报考文学专业。 但父亲不同意,担心她学文学以后吃不起饭,想让她学医。 叶淑华坚决拒绝,并修改了三次申请。 最终双方都退一步报考了数学系。 中山大学当时没有单独的数学系,只有数学系和天文系。 叶淑华以理学院高分考入中山大学数学天文系。

既然是数学和天文学系,就得修数学和天文学的专业课程,涉及的知识面很广。 比如现在物理生可能不涉及物理专业,但是叶淑华当年就学过。 系里有一门课叫《实变函数》,被学生们公认为最难的课程,很少有人能通过。 然而叶淑华却以高分通过了,这当然少不了他的努力和汗水。 在中山大学接受的扎实教育和养成的严谨作风,为叶叔华今后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提高我国世界时间测量精度

1951年,叶淑华进入徐家汇天文台,成为第一位女研究员。 徐家汇天文台是上海天文台的前身,由法国人创办。 之所以在上海设立天文台,就是为了观察星星、确定时间。 这种测量时间的方法是根据地球的自转,通过观察天空中不同星星的位置来获得标准时间。 测量时间后,通过无线电系统发送到上海附近海域的船只。 船舶可以通过将时间信号与格林威治标准时间进行比较来确定其经度。 新中国成立后,测绘地图也需要采用这种方法,通过精确计时来确定方位。

当时,巴黎有一个组织,叫国际时间局。 其分支机构分布在世界各地有条件进行时间观测的天文台。 每半个月将观测结果向局报告一次。 国际时间局经过仔细计算确定的时间称为世界时。 徐家汇天文台是我国唯一参与世界联合观测的天文台,负责向上述机构发送观测结果。

这正是叶淑华当年所做的——仰望星空,定下时间。 听起来很浪漫,但每天晚上仰望天空,仔细观察每颗星星位置的微妙变化,进行大量复杂的计算,不仅不浪漫,而且很无聊。 由于室内外温差会影响观测,因此观测时必须拆除屋顶,使室内外温度一致。 上海的冬天潮湿寒冷,与温暖的广东完全不同。 夏天,蚊子繁殖,经常把观察者咬得全身都是。

刚刚解放的新中国极其缺乏天文专业人才。 除了进行观察外,叶淑华还经常指导其他参与观察的同志。 他们使用的设备是法国人在1830年代购买的,已经破旧不堪。 1958年,我国提出建立自己的标准时间制度,叶叔华是主要领导者。 一开始,我国测量时间的精度在世界上垫底。 叶淑华说道:“我们感觉这个天文台是从法国人手里接过来的,我们当然有责任把它做得更好,对吧?就算国家不要求,你也会觉得它不可能比法国人差。” ”。 经过叶淑华团队的努力,到1963年,我国时间测量精度已位居世界第二。 1965年,我国结束了采用外国时间信号的历史,自此沿用北京时间。

建造射电望远镜

射电望远镜和甚长基线干涉测量(VLBI)技术从此进入了叶淑华的视野。 “文革”后期,中科院向各单位询问发展事宜,她大胆提出发展甚长基线干涉测量技术。 他当时还到电子工业部跟别人谈话,说中国必须发展甚长基线干涉测量技术和激光月球测量。

现在上海的新地标“天马”65米射电望远镜也是叶淑华打造的。 “天马号”建设的每个阶段,她都会亲临施工现场; 建成投入使用后,她多次为来访的公众做讲解。

新时代持续探索

1981年,叶淑华出任上海天文台台长。 她是迄今为止我国唯一的女性天文台台长。 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中外天文学界的学术交流也日益丰富。

观测精度的大幅提高,使得天文台的作用不仅可以测量时间,还可以观测地球板块的运动、海平面的变化等,从而形成了一个新的子学科——天文地球动力学。 这项研究聚集了100多名科研人员和30多名专家教授,叶淑华担任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1994年,叶淑华主持亚太空间地球动力学国际合作计划。 这是为数不多的以我国为主体的大型国际科研合作项目之一。 我国负责中央局和秘书处的工作,一直在该项目中发挥核心作用。 除我国外,参与者还包括美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并且该项目一直持续至今。

这项研究首次建立了中国天文学的全貌,并成功预测了厄尔尼诺灾害; 还首次清晰测量了中国的地壳运动,掌握了地壳板块运动剧烈的地方,这些地方是地震高发区。 2008年汶川地震,有人质疑为何没有及时预报。 叶淑华澄清:“以目前的科学发展水平,还无法准确预测地震。只能说哪里板块运动比较活跃,哪里容易发生地震。我相信随着科技的进步,地震预报的问题迟早会被克服。” 随后,叶淑华还参加了我国的探月计划。 探月卫星飞向月球时会改变轨道,这就需要精确计算轨道,而精确计算的前提是精确测量。 由于月球与地球的距离约为38万公里,而我国的精确测距范围只有8万公里,因此“嫦娥一号”的变轨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叶淑华领导的专家团队利用甚长基线干涉测量技术,成功攻克了这一技术难题。

为表彰叶叔华对天文学的贡献,1994年8月,紫金山天文台将一颗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叶叔华星”。 在我国,能够给小行星命名的都是业内顶尖人物,如祖冲之、沈括、巴金等,这充分说明了叶叔华在天文科学领域的地位。 不过,叶淑华却坦言,她从来没有刻意观察过天上那颗以自己命名的星星。

研究之外的多彩生活

除研究工作外,叶淑华院士还担任多项社会职务,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上海市人大代表、中国科协副主席。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叶淑华一直关注并强调青少年科学教育的重要性。 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十万个为什么》时,叶淑华就在负责天文学卷的编委中。 说到这里,叶淑华连连摆手,谦虚地说道:“其实我做的工作不多,都是下面的作者们做的,我日常工作太忙,只能做一些辅助工作。”

叶淑华还发起成立了上海科普志愿者协会并担任会长。 有一次,她和许多天文爱好者一起去漠河观测日全食。 观察回到哈尔滨后,她因劳累过度感冒,突然发高烧。 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她依然面带微笑出席昨晚的聚会,深深感动了大家。 孩子们亲切地称她为“奶奶”,不少孩子甚至将她视为偶像,立志成为像她一样的科学家。

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叶淑华坚定地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从提议设立科技节,到愤怒谴责盗版,从签署不吃野生动物请愿书,到呼吁改善人才待遇环境,她提出了许多有分量的建议。 提到这些,她只是说:“当人们选你当代表时,你就必须履行你的责任。其实我真正能做的很少,但我必须支持这些正确的行为。”

由于工作繁忙,叶淑华的私人时间并不多。 她最大的享受就是每天晚上回家听音乐,和丈夫分开工作。 有人问她为什么80多岁了还坚持工作? 她说:“从天文角度来看,人的寿命有多长?即使是100岁,也还是很短。100岁的人中,能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人,恐怕只有不到50岁。”所以很多事情还是要靠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更加努力,只要还能工作,我就会继续工作,除非有一天我干不了了。”